GMT : Sun, 29 May 2016, 05:30
Archive for the ‘Chinese’ Category
新加坡民主党与詹氏事件的事件表

新加坡民主党与詹氏事件的事件表

詹时中辞职信译文内容: 主席 新加坡民主党 新加坡 主席先生, 辞去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一职 基于中委会在徐顺全博士以绝食抗议这一问题上,一致对我投下了反对票。这无疑是对秘书长的不信任举动。因此,秘书长应该做出正确的事,那就是辞职。 我在此辞去民主党秘书长职务。 詹时中敬启 1998年:詹时中:“对我而言,问题始于1988年,当黄汉照连同其他15名工人党成员加入后……就出现了一连串背后中伤和其他问题……”徐顺全迟至1992年才加入民主党。 1992年(12月):徐顺全加入民主党,并参与马林百列集选区补选。 1993年(5月):在徐顺全绝食抗议事件上,詹时中无法获得中委会的支持,便随后辞去民主党秘书长职务。中委会试图说服他留下。 1993... 

徐顺全2016年5月5日群众大会 (四)

徐顺全2016年5月5日群众大会 (四)

各位朋友,晚上好。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们。谢谢光临! 今晚将是我们竞选活动的最后一晚。我们的竞选活动马不停蹄地展开,非常考体力。竞选期间,我走访了武吉巴督各个角落,这里几乎成了我第二个家。太阳还没升起时,我人已在这里了。我拜访您的住家,跟您在咖啡店里聊过天,也骑着脚车穿过一座又一座的组屋,一直到太阳下山。 我只有一个信息要传达给您的。唯一的信息就是:这一次的补选为您提供了一个双赢的局面,让您能投选民主党入国会。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第一,您已得到我的保证,那就是我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有效率地管理市镇理事会,并提高市镇理事会的生产力。然后,第二,您也会选入一名能够为了您和家人所关心的事而在国会里发言的议员。 为了向您证实我们对于管理市镇理事会的承诺与能力,我们组成了一支交接团队专门确保整个市镇理事会在新旧政党交接时的工作能够顺利与有效地完成。 这支团队成员包括了资深专业人士,例如会计师和金融专才王汉坤先生(Wong... 

徐顺全2016年5月1日群众大会

徐顺全2016年5月1日群众大会

再次地跟大家问声好。谢谢光临! 出席群众大会总是一个难忘的体验,因为到场的人可以同时听到两边政客怎么互相评论。 坦白说,我讨厌“政客”这个名词。每当听见有人称呼我为政客时,我会觉得厌烦。可能是因为那个词已经等同于“虚伪”——嘴里说出的是一套,做的却又是另一套。 但是,我遵守自己说过的话——我们不会陷入低三下四的政治沼泽里。那个王金发的故事就告一个段落。我们上一场群众大会的其中一位演讲嘉宾好像拿王金发开了一个玩笑。我已十分明确地通知了我其他同事——就到此为止。今晚,我们的演讲嘉宾都没提到王金发对吧?我们接下来的竞选路向也会是如此。 那么现在,轮到我质问李显龙先生。那他和他的同事是否从现在起就会遵守达曼较早前的约定,马上停止龌龊的政治,把焦点聚焦在真正关切到武吉巴督选民的课题上吗? 可是,有时候我觉得那简直是在对牛弹琴。这种行为似乎已经植入了他们的基因里。 每当在野党提到我们被扣留的公积金、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缺乏透明度、高涨的生活费等课题时,人民行动党知道自己难以为这些措施辩驳。 不过,人民行动党就是那个样的。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是如何比他们的政治对手更优秀。他们只会通过抹黑的竞选手段来告诉你他们的政治对手是如何的不堪,让你自动投选人民行动党。 他们从不照镜子检讨自己虚伪的一面。让我在这里给你们举出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傅海燕试图把我们描绘成种族主义者。就找一个例子来证明民主党有丝毫歧视其他种族的证据吧。况且在今时今日(的科技年代里),要找出证据并不是什么难事。就上网搜寻,然后告诉我们,我们是否说了什么含有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 然而,傅海燕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徐顺全以福建话道出“羞愧”一词),对她自己党内议员发表种族歧视的声明完全听而不闻。记得朱为强吗?他曾说小印度黑漆漆的,因为那里有很多印度人。另一名人民行动党议员则说一车子上的马来幼儿园学生很像恐怖分子实习生。还有最近的一件事,那就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潘丽萍被迫为她贬低小印度外籍劳工的言辞而道歉。甚至是李光耀也同样因为说了一些藐视马来同胞的评语而道歉。 然而,傅海燕居然可以站在那里,面不改色地隐射民主党歧视其他种族? 还有,哈莉玛·雅各布说新加坡人是亚洲人,所以我们尊敬我们的长辈。可是,新加坡又确实是让我们的年长者去干那种抹桌子、洗厕所工作的唯一亚洲国家。 我有一些海外朋友和亲戚到访新加坡目睹我们的阿婆、阿公必须通过如此耗体力的工作来糊口时,都不只一次表示震惊。尊敬我们的长辈?真的吗? 昨天,李显龙利用到访武吉巴督市镇的机会来质疑我的人格。我想说的是:直到今晚,我从未提到关于他妹妹李玮玲医生批评他的那件事。你可以上网搜寻,或是搜寻其他媒介,可是你不会找到我对那件事的任何言辞,因为我从来没针对那件事说过一句。 我有太多的机会针对这件事对他展开攻击。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那将会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攻击,因为发出那样的批评的人不是一个政治对手,而是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现在我要你们去想象这样的情况。假设是我的亲妹妹对我做出同样的批评,你想后果会是如何?难道你不认为人民行动党不会敲锣打鼓去告知街头巷尾的市民吗?难道你不认为所有的报章、五频道、八频道、亚洲新闻台会竞相报道这件事,记者不会埋伏在我家外面、我妹妹家外面几天几夜,甚至是几个星期,竭尽所能地挖掘一些能煽风点火的评语,然后去访问民主党员、追问我的朋友、我以前的同学、老师,试图去拖长这整个事件的发展,以确保新加坡街头巷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事件吗? 我提起这件事是因为我要向你证明,即使我有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还是没有利用李玮玲医生针对她哥哥的评语,因为那我不要涉足那样的政治。 不过,即使我没有攻击李先生,他仍然毫不犹豫地贬低我。我或许无法赞同他的政策,或是他的政治想法,可是我不能对他展开如此个人的人身攻击。 你指责民主党种族主义,却又允许自己的党员、领袖公然地做出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你说我不尊敬长辈,却又绝情、可耻地对待我们的老人家。然后,你竟然转过头来质疑我的人格? 拜托!我的同胞们,不要掉入这个陷阱。没有人会是人民行动党口中所说的那么完美,也不会有人会是人民行动党口中所说的那么恶劣。 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有各自的不足,也会有自己的长处。孰能无过?可是,请大家不要为了政治利益而自我夸耀,也不要抹黑我们的政治对手。 相反的,我们应该呼吁选民关注于谁可以提出更好的主意来服务他们。换句话说,让我们给选民看到的是希望和承诺,而不是用来抹黑他人的烂泥巴。 李显龙和傅海燕甚至以我无业的状况来糟蹋我的声誉,试图浇熄您对投选我的兴趣。这是一个新低点。 我昨天提到,我们一生中必须做出许多抉择,做出许多轻重的判断。我加入民主党被国大裁退后,许多人劝我离开新加坡。我也获得美国几所大学的邀请,而我的确可以离开这里到美国继续我神经心理学的工作。 我是有选择的机会。我也做出了选择。我选择留下。我选择留在新加坡,继续我的政治工作。这个工作包括阅读有关政治制度、教育制度、经济、公积金制度等等的知识,因为我要对这方面的知识取得彻底的了解。 然后,我开始撰写有关这方面的内容,也出版了几本书:《敢于改变》(Dare... 

Members Login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Sponsored Advertisement
Visit
Search Our Site
Most Recent Comments
  • TheGreateagle: 1% CHANCE and…..every HUMAN even dogs are allowed to APPEAL when its GUILTY until PROVEN...
  • ovates: Attack is the best defence. You have Lina Chiam escape in the process. We have to stop watering “DEAD...
  • ovates: First they say, ITS QUALITY. Than they say, QUALITY HAS A PRICE. Now they say, QUALITY COMES WITH BREAKDOWN....
  • Sin judiciary system: The case on Amos indicates strongly the attitude, mentality, Court procedure including what PAP...
  • ovates: Religion is for identity purpose and not to be used for segregation purpose. Common sense is not a gift to...
  • Lee Kim Chew: BK, you are very very perceptive. I’m a fan.
  • ovates: AGC works for our government than the citizens. Why argue on singapore laws WHEN THERE IS NO RULE OF LAW ???...
  • Bapak: This Kcow very quiet lately, wonder he is in SG or outside SG. If not must be in Penang or outside Penang....
  • Dafts Will Be Dafts: Free Lip service and rhetoric for dafts. Billion dollar salary for greedy pigs.
  • N. Jungne: Mr. Khaw-bu can continue to celebrate the 100-day disruption free over and over in parts. But the source...
  • A Very Sad Day for Singapore: Why just 2 persons. I am sure thousands were sending sms, etc……. What about...
  • Just1more: This is the inadequacy of the Law. It punishes the guilty party but who is to provide assistance to the...
  • ovates: @ Fook Kwang Siang:, Thanks for your comments. First they went for oxygen, now me. This IBs just want to get...
  • gonglee: Mr Heng Swee Keat: “This means a person can lie, cheat or betray someone with impunity…How are voters to...
  • transport clowns: On one hand these clowns want a car-lite city, on the other hand, they found out the lure of...
  • rukidding: Whats wrong with making or collecting more $$$$ ???? Yup, the culture starts from that very speech ! That...
  • The Blur 70%: Whatsup these 2 paragraphs to every Singaporean below age 40. They really do not know the history of...
  • Singapore Fooled Again n Again: Is there not a posting by SPP Lina Loh or Mrs Chiam attacking SDP’s Dr Chee on...
  • RDB: And so, please do not get me wrong. as how many know BK’s chosen title word Pithy? Did anyone read it as...
  • RDB: Dear @BK, I am glad that you have simplified your articles to be more palatable for more Singaporeans to...
  • Patriot Tan: This goes to show the extent of PAP govt fear/hatred of Dr Chee. They must be hoping for a win of 70% to...
  • RDB: @GURU SAY!: May 28, 2016 at 8:17 pm (Quote) GURU SAY! Singlish and Hokkien is here to stay. It is part of our...
Support TR Emeritus
Support TR Emeritus:



Advertisement
Announcement
Advertisement
Readers Statistic
Latest Statistic